中俄海军演习互相开放武器参数 取得三个历史性突破

    2019-06-11 08:05:39更新544人看过

      [环球时报报道 赴青岛特派记者 郭媛丹]当全国人民欢度五一假期之际,中国海军却没有放松。从5月1日到5月4日,《环球时报》记者随舰观摩了在青岛附近海域举行的中俄“海上联合-2019”演习。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邱延鹏海军中将总结说,中俄两军在这次演习中实现了三个“首次”:双方首次实现水下互救潜艇艇员,首次实现舰机联合反潜,首次实现实射导弹武器。这三个“首次”对于中俄海军而言都是历史性突破。

      联合援潜见证“充分信任”

      5月2日举行的联合援潜救生课目在未来实践中具有深远的意义。2017年的中俄海上联演期间,中国深潜救生艇首次与俄罗斯海军潜艇进行对接。今年演习更进一步,首次组织深潜救生艇与对方潜艇对接并转移艇员。

      两名俄艇员搭乘中国救生艇返回海洋岛号援潜救生船。 尚文斌 摄

      中方援潜救生演练指挥员杜长余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这次在2017年的合作基础上向前跨了一大步,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转移艇员是中俄双方高度互信的一个鲜明标志。”他解释说,“只有军事互信提高到相当的程度,才会组织这种风险非常大、对协同要求非常高的演练课目。”从单兵作战角度而言,中俄两国潜艇官兵要把自己生命寄存在彼此手中;对于国家而言,这是将自身战斗力暂时寄存到彼此手中。深潜救生艇水下作业环境复杂,对接程序繁琐,转移艇员时需要打开舱门,危险性很高,需要双方对彼此的装备性能、人员训练水平和合作诚意充分信任才能做到。

      联合反潜体现“战术协同”

      联合援潜救生课目顺利结束之后,中俄两艘潜艇参加了5月3日举行的联合反潜课目。当天的反潜演练以红蓝对抗的形式进行,两艘潜艇担任蓝方兵力。演习假定情景是:蓝方2艘潜艇可能出现在红方舰艇编队活动区域内。红方联合指挥部即刻派出空中反潜兵力,中方1架反潜巡逻机和俄方2架反潜机飞抵相关区域,对“敌”潜艇进行搜索。之后,红方使用声呐判明蓝方潜艇具体位置后,红方联合指挥部引导编队内舰艇和舰载直升机对“敌”潜艇进行模拟攻击。

      红方联合指挥部副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海军参谋部作战处副处长赵曜表示,此次演习中能使用的主要反潜手段全都使用了。“这次联合反潜对指挥和协同要求是非常高的。”中方水面舰艇编队要搜寻俄方潜艇,俄方水面舰艇编队要搜寻中方潜艇,双方的直升机还要在同一空域飞行,“从指挥所之间的战役级协同,逐渐深入到战术级的协同。”

      赵曜表示,此类联合反潜演练需要建立在深度的互信和能力的基础上才能完成,“因为这种采取多平台、多手段的反潜方式,对指挥和协同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联合防空反映“参数开放”

      5月4日中午时分,《环球时报》记者在联合导演部的大屏幕上,见证了中俄海军首次联合进行实际发射近程舰空导弹抗击来袭目标的全过程。

      哈尔滨舰发射防空导弹。 蒲海洋 摄

      大屏幕上显示着参加课目舰艇的实时画面,中国导弹护卫舰邯郸舰的飞行甲板上,橘红色靶机正处于待命状态。随着指令的发出,一架靶机高速飞出。另一块屏幕上,中国导弹驱逐舰哈尔滨舰上的舰空导弹发射架猛地向右转向,一枚近程舰空导弹脱筒而出。大厅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方近程舰空导弹命中目标,抗击成功。随即,俄海军“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反潜舰发射的近程舰空导弹也腾空而起,直奔另一架靶机而去。

      一枚小小的舰空导弹,见证中国海军与外军联演迈出的关键一步。这也是中国海军首次与外军开展水面舰艇实际发射导弹课目的联合训练。中方导演助理、海参航保局局长王瑞介绍,此类演练不仅需要双方舰艇和指挥控制机构密切协同,还需要双方武器装备的性能参数相互开放。

      从2012年至2019年间,中俄“海上联合”系列演习持续7次。每次演习课目都有“首次”,而且不断取得实质性突破。贯穿其间的主线是中俄两国之间的战略互信不断攀升新高点。

      闭幕式上,俄方总导演、俄海军副司令维特科海军上将表示,这次演练增加了新的课目,是两国海军互相信任、互相理解的又一证明。“对演习成果的初步分析证明,中俄海军在陆地和海上的协调动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海上联合-2019’军事演习一定会载入两国海军的史册。”中方总导演、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邱延鹏中将对此次联演评价说,“中俄海上联演的实战化、信息化、规范化水平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