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军营仅1年的00后士兵为何能走上国庆阅兵场

    2019-09-27 08:05:49更新827人看过

      “一听说阅兵选人,我立刻找指导员报了名,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18岁的上等兵王灯明至今仍记得自己得知阅兵选拔消息时的兴奋。

      那是王灯明刚下连不久,他的军旅生涯刚刚展开。2018年9月,大批和王灯明一样的00后参军入伍,成为部队新兵的主力军。如今,他们即将第一次走上阅兵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站在整齐的队列里,王灯明的脸被晒得黝黑,和其他的队员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细心的教练员眼里,00后队员具有许多鲜明的特质。

      “头脑灵活、思想活跃、敢说敢干,理解能力比较强,掌握动作要领很快。”空军方队二中队中队长兼教员陈明杰这样评价队伍里的00后队员。

      在他看来,00后队员1年前刚刚进入军营,在队列训练中没有多少痼癖动作,可塑性强,这反而成了一种优势。

      “他们还敢说敢干,敢提不一样的意见。”陈明杰记得,刚刚参加阅兵集训时,这些“新兵蛋子”敢于谈自己对动作的理解,有时还会跟他辩论一番,他常常要向他们解释动作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兵就比较委婉,没有这么直接。”他笑着说。

      王灯明体能充沛,因为动作标准曾3次被评为训练标兵,是唯一一个连续夺得标兵的义务兵。他形容自己的性格活泼开朗,“比较顽皮”,每次被教练员表扬都会非常开心。训练休息时,他也能大方地为战友们唱上一首励志歌曲。

      这些活跃的年轻人像一股清泉,为受阅方队注入新的活力。但在高强度的阅兵训练初期,刚踏入军营不久的00后战士也表现出了不够成熟的一面。

      19岁的武志豪是火箭军徒步方队的一名00后队员。阅兵集训开始时,他经常因为动作不规范在方队里被点名,“被点后几天不在状态,心理上不舒服,训练时无精打采,脸上也没什么笑容。”

      随着阅兵训练的逐渐展开,这种抗挫折能力相对较弱的情况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之前遇到挫折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好,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武志豪说。

      “如果三言两语就被打倒就不该来参加阅兵式。”火箭军装备方队的00后队员刘培远表示,“我们应该越挫越勇。”

      参加阅兵集训前,刘培远觉得自己“很能吃苦”,但是经过阅兵训练才知道,“那只是九牛一毛”。他心里清楚,每天重复着单调而枯燥的训练,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脱皮,只有意志坚定的强者才能坚持到最后。

      面对日复一日的高强度训练,许多人想到过放弃。武警部队方队的00后战士朱旭东一度萌生退意。

      参加过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年阅兵的父亲鼓励他:“爸爸曾经参加过阅兵,接受祖国的检阅,全家人都感到无比光荣与自豪,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这一番话又让处于低谷的朱旭东充满了力量。他针对弱项主动加练,“像换了个人似的”。最终,他的训练成绩越来越好,彻底摆脱了拖排面后腿的尴尬境地。

      阅兵训练锻炼着00后战士的吃苦意识和意志品质,让他们的臂膀变得越来越结实。35岁的四级军士长郑禄松曾对这些00后的吃苦精神表示过质疑,但现在他转变了看法:“他们现在已经和士官做得一样好了。”

      作为一名老兵,郑禄松见证了00后在阅兵训练场上的成长。“训练初期,考核基本上都是列兵和上等兵成绩偏后,教练会点他们,说你们动作怎么这么差。”郑禄松说,如果被点名批评的是士官,他肯定会主动加练,而义务兵觉得无所谓,所以下次还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慢慢地,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队列里的00后越来越上心,遇到问题总是虚心请教,一遍一遍地抠动作,直到做得漂亮而规范。

      “刚开始的时候,新兵最大的问题是不理解阅兵的标准,尽最大的力量还是达不到标准,有时难免有情绪。”郑禄松说,随着00后的标准越来越高,他们也变得越来越上进,越来越追求完美。

      “参加一次阅兵抵得上当三四年兵。”他表示,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以后到任何单位这个兵的素质都会很过硬,上级交代任何任务都会很放心。”

      训练场上的00后正在快速成熟,一点点撕掉了周围人贴在他们身上的无形标签。刘培远觉得自己干工作越来越细致,集体意识也越来越强:“就像阅兵训练,一个排面十几个人,不能只顾自己,不顾旁边的人,只有融入整体才能做到整齐划一。”

      阅兵训练也磨砺了00后队员的性格。“以前在学校和家里被批评,听多了自己也烦,直接怼回去。”刘培远笑着说,“现在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人沉稳多了。”

      通过阅兵,他们对许多事物的看法也改变了。“以前在宿舍‘叠豆腐块儿’,他们会问被子是用来看的还是用来睡的,这不是折腾人吗?”郑禄松说,“现在他们知道,这是一种标准意识。”

      “这一代人离不开手机,没有手机很难受。”空军方队排面教练员田翔曾经带过新兵,对年轻人的习惯摸得很透。他发现,不少年轻的战士通过这次阅兵改变了这个习惯,“现在我们排面的人特别喜欢看书。”

      这些曾经对荣誉、爱国、责任等抽象概念“感到陌生”的年轻人,如今正在近距离感受到精神力量的冲击。

      “现在一出门我就会自觉地昂首挺胸,因为我的形象代表集体。”一名00后队员说,“我的荣誉心正在慢慢增强。”

      训练期间,这些战士陆续得知他们所在的部队派出代表到家里慰问,立刻涌现出一种“一人受阅,全家光荣”的自豪感。给班里的战友打电话时,对方总不忘加一句:“加油,到时候我们在电视上看你。”

      对许多00后队员来说,这次阅兵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到天安门,也是第一次代表中国军人接受检阅。

      “部队有句话,走过南闯过北,天安门前踢过腿。”刘培远说,能够在军旅生涯之初参加阅兵,对自己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是值得珍藏一生的荣耀”。(王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