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阅兵训练场陆军方队:日均步行21公里(图)

    2019-09-29 08:05:45更新1529人看过

      如果不是那晚的失眠,马瑞可能还真体会不到阅兵训练场的夜到底有多深沉与漫长。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黑暗中只能听到两种声响——自己的心跳声和同屋战友此起彼伏的鼾声。又是一天高强度训练,大伙儿确实累了,可平日里同样倒头便睡的马瑞却精神得很。

      那是所有徒步方队进行单兵考核的前夜。

      队员在训练中。

      作为陆军方队的副主教练,马瑞负责教练员队伍的组训和管理工作,与此同时还身兼方队第一排面的排头兵。面对进入阅兵训练场后的首次“大考”,双重压力下,这位年轻的干部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好像一闭眼就会梦到不好的结果。

      “自打那之后,每次考核之前我都会失眠,毕竟这是所有徒步方队间硬碰硬的切磋。”说起这些,记者面前的马瑞眉头微微皱起,他是打心眼里希望大家能出好成绩。

      此时,距离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一场阅兵式是对军队战斗力和中国军人精神的检阅,更将成为全体国民的集体记忆。

      在举国欢庆之日徒步走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承载着百万陆军官兵的期盼,向世界展现新型陆军的形象……对于这些,马瑞和队友们光想想就觉得兴奋不已,与此同时,一种不可言说的力量也渐渐在心间升腾——为了这场盛大阅兵,他们必将全力以赴。

      来源自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于是,阅兵训练场的一方场地上,绿色方阵犹如移动的钢铁长城,带着利剑般的气势与家国情怀的精神涌流,日夜操练,披星戴月……

      (一)

      早6点,军号骤然响起,熟悉的旋律瞬间划破沉寂。

      楼道里霎时喧闹了起来,几分钟的洗漱过后,队员们疾走的脚步使制式皮鞋踩踏地面,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声响。很快,楼道又归于了平静。

      这只是集中训练以来,再平常不过的一个清晨。

      训练场上,霞光初照。队员们身姿挺拔,清亮的光线下,一个个坚毅的侧脸被勾勒得十分立体好看。

      从穿上这身军装起每天都在重复的看似简单的队列动作,在这里却面临着更长的训练时间、更大的训练强度以及更高的训练标准。

      初到阅兵训练场,记者就听说了一个不完全统计数据:队员们每人每天在训练场大约行进29000步,相当于21公里。乍一听,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想想,又觉得合乎情理。

      其实,走向天安门的每一步都是艰辛的。

      队员磨坏的皮鞋。

      在方队中穿行,目光会自然地被队员们的右肩吸引——或是衣服被磨开了大口子,或是已经打上了一块大补丁,有的人干脆在内衬贴了块膏药,以填补衣服的破洞,颜色也恰好与肤色相近。今年的阅兵,陆军方队采用端枪的展示动作,这对手脚协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准星卡肩,枪托卡跨,枪要劈得响,更要稳准狠。无数次的捶打后,队员们的右肩上都留下了“勋章”。

      一上午的训练中间,队员们会有半小时的休息调整时间。来到凉棚坐下,紧绷了数小时的腿脚会忽地散发出彻骨的酸痛味道。大家纷纷脱下大檐帽,早已被晒得黝黑的脸庞上,帽带遮挡留下的代表胜利的“V”字印格外醒目。这是烈日酷暑的“馈赠”,在官兵们的脸上留下了特殊印记,看上去还有几分帅气。

      此时的马瑞一把端起身旁足足有3升的自制水壶,一口气喝下去了三分之一。实际上,大部分队员们一上午的时间就可以解决掉这一壶水。

      再次回到训练场,临近中午,太阳已变得毒辣起来,丝毫没有因为大家的刻苦训练而心慈手软。汗水在脸庞、脖颈、后背肆意流淌,有的沿着帽檐嘀哒嘀哒地落下。

      队员在训练中。

      马瑞不禁用余光看了看自己左前方位置的两位将军领队,汗水早已打湿衣服,但两人依然器宇轩昂。队员们都说,林向阳军长与唐兴华政委是整个方队受阅官兵的标杆与榜样。因为离得近,马瑞就总以他们的训练标准来标齐自己。

      站到队伍里,两位将军觉得自己就是普通一兵。

      第一次领队考核,林向阳就拿了个第一。刚开始,大家都觉得这是位“冷面领队”。“让兄弟们喝喝水,休息休息吧。”林向阳会在训练一段时间后,主动让大家放松放松。休息间隙,他和唐兴华总喜欢和队员们聚在一起研究动作,而后坐到凉棚,揉一揉戴着护膝的膝盖,再捶上两下。

      “看看我这腿踢得怎么样,给我挑挑毛病!”唐兴华因为工作冲突,参训时间较短,为了精益求精,他总跑到队员房间,向战士们请教。也会抱来个大西瓜,和大家边吃边拉拉家常。渐渐地,对于两位将军领队,队员们的尊重与敬爱由内而发。

      站在第14排面的李航是队伍里距离领队最远的队员之一,林向阳时常会走到队伍最后,帮他和其他战士们扶一扶帽子,调一下军姿。

      李航是名特种兵,还曾在全军特种兵比武单项操作中拔得头筹。在他看来,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特种兵,就要经受住“百般折磨”。“阅兵的训练课目虽然单一,但和特种兵一样充满挑战。”光是压脚尖,就曾让李航疼到怀疑人生。

      踢腿最忌讳翘脚尖,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把脚前部韧带彻底拉伸开。只要一有时间,李航就会跪在地上压脚尖,还请来教练员帮忙踩脚后跟。“那感觉真是太酸爽了!”李航说,训练前期身体还有反应,到了后来整个人变得心无旁念,只知道到点集合、训练。

      训练场上巡诊。

      最让随队军医张元难忘的,还是那次在训练场上倒下的战士。由于腿部半月板损伤,一个踢腿下去,那名战士直接跌倒在地。在方队旁随时待命的张元,立马飞奔了过去。拨开人群,张元发现躺在地上的战士正放声痛哭,泪水顺着眼角簌簌落下。张元心里一阵酸楚,他知道战士根本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明白自己去不了天安门了。懊恼、惋惜、难过……那一刻,所有的情绪都在这泪水中得到释放。

      队伍里的每名成员都深知自己因何而来,因此坚持每日默默训练,而静默却非无声,军旅滋味其实就含在这曲曲折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