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俄对美出手稳准狠 中俄战略合作意义非凡

    2019-06-12 08:05:37更新1908人看过

      [6月5日至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第二十三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

      5月14日,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上海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俄罗斯国际欧亚主义智库联合举办的中俄智库战略对话会议在莫斯科国家酒店举行。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孔丹理事长、张维为院长、李世默资深研究员、李波院长助理以及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王湘穗、北京大学教授曹和平、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国开行原总经济师王沅等参加了会议。中俄与会人士就多极世界新形势下的中俄战略关系、中俄经济、文化和数字科技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以及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协作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今年又逢中俄建交70周年,观察者网就中俄关系未来发展采访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以下为采访全文:]

      (采访、整理/观察者网 小婷)

      2019年4月26日,北京,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图源来自IC Photo

      观察者网:习近平主席这次访问俄罗斯,对中俄关系乃至整个世界格局会产生什么影响?

      张维为:我认为中俄两个大国今天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最重要的中坚力量。过去六年间,习近平主席同普京总统在不同的场合会面达30来次,这既体现了两国关系的密切程度,也体现了两位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友谊,这种友谊大大推动了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发展。

      在当今世界上,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已成为含金量高,战略价值最大的双边关系。我记得王毅外长曾说过:“只要中俄站在一起,世界就多一分和平,多一分安全,多一分稳定。”我们有理由相信,习主席的这次访问必将进一步推动两国人民的福祉,推动国际格局朝着更加有利于和平的方向发展。

      观察者网:您本人刚刚访问了俄罗斯,有什么特别的感受?现在中美俄三国关系牵动国际局势。目前俄罗斯面临美国制裁,中美又处于贸易战中,这些会如何影响中美俄三者的关系平衡?

      张维为:这次在俄罗斯访问,我们和俄罗斯智库与媒体有很多互动。他们问我怎么看中美俄关系,我说,中俄两国的领导人都是非常成熟的政治领袖,中俄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深度和广度都是前所未有的。相比之下,美国今天的领导人不仅政治上不成熟,而且很多人都认为,他心智也不很成熟,给人感觉出尔反尔,毫无信誉可言,这正在加速美国的走衰。由于中国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对俄罗斯的坚定支持,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很难产生大的效果。

      俄罗斯曾经是超级大国,现在也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怎么对付美国,它有自己的理念、办法和经验,该出手就出手,稳准狠,如它对叙利亚和委内瑞拉危机的处理,把美国弄得很狼狈,纸老虎面目暴露无疑。中俄在许多国际热点问题上有卓有成效的合作,在国际形势如此复杂多变的情况下,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这种战略合作意义非凡。

      观察者网:俄罗斯人怎么看中国崛起?

      张维为:总体比较积极,大家都看到了中国的迅速崛起,也希望中国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很多去过中国的人,都表示中国变化之大之快不可思议,他们关心中国发生的一切,关心中国是怎么成功的,关心中俄关系。从俄罗斯的主要民调来看,发展中俄合作和友谊在民间也得到广泛支持。

      我们接受了俄罗斯卫星电视台知名主持人德米特里·基西列夫(Dmitry Kiselev)的专访,回答了关于中美贸易战、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等一系列问题,他说,感谢你们给了我们这么充满自信的回答,看得出你们是发自内心的自信,有这样的朋友,我们也放心了。我们还会见了俄罗斯政府和智库的许多朋友,大家对习近平主席的访问充满期待,对进一步加强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抱有信心。

      观察者网:近日有消息传出,华为计划与俄罗斯扩大5G网络开发合作,已签署一系列协议。在中美贸易战美国封杀华为的背景下,该如何解读俄罗斯与华为合作的战略意义?中俄经贸合作的前景如何?

      张维为:这次在莫斯科逗留了四天,几乎每天都会碰到华为的员工,在酒店,在餐厅,在街上都碰到过,都是工程男,很多都看“观察者网”,看《这就是中国》,所以我们谈话聊天很投机。毫无疑问,华为正在俄罗斯做大项目,这对华为、对中俄关系都是非常之好的事情。华为与俄罗斯的合作是整个中俄经贸与科技合作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在美国蛮横封杀华为的时候,俄罗斯与华为加大合作力度表明:中俄双方的战略互信和技术合作达到了新的高度。

      从一个更大的背景看,中俄经贸关系这些年发展很快。 2018年,中俄双边贸易额达1070亿美元,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增幅达27%。中俄在能源、航空航天、基础设施等领域也有许多大项目的合作,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开始对接,双方在数字经济、智慧城市等方面的合作也已经开始。中俄经贸合作的前景还有很大的潜力。由于中美贸易战,中国转而采购俄罗斯大豆,俄罗斯非常高兴,这也说明美国打贸易战的愚蠢,从此可能失去世界最大的大豆市场。

      观察者网:您讲中国模式时,经常会拿苏联做参照。从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中,中国汲取了什么经验教训?

      张维为:中国模式中很多东西都源自苏联,如“五年规划”、“民主集中制”等,但中国人对这些东西,进行了改革和创新。比方说,中国今天的“五年规划”不再是过去苏联计划经济下的“五年计划”,那是指令性的计划,甚至可以具体到一个企业每年生产多少双鞋子。中国今天的“五年规划”是指导性的规划,是宏观方向和战略导向,这是中国汲取苏联式计划经济过于僵化的教训后逐步形成的。

      同样,苏联的“民主集中制”是列宁创造的,但后来变成了主要是集中,没有多少民主了,中国现在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种“新型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种制度化的决策程序,确保广泛的民主与有效的集中。中国今天一个“五年规划”的制定,一般要经过上上下下,党内党外、智库内智库外,数百次各个层面的调研和协商,最后才做出决定的,所以总体质量比较高。今天和俄罗斯朋友谈这些话题,他们不少人感慨万千。

      观察者网:他们最感慨的往往是什么?

      张维为:我记得一次在饭桌上,我谈到中国评价一个领袖人物时经常使用“三七开”这个概念,没想到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俄罗斯朋友你一言我一语,说“我们怎么就没有这个传统呢?要么好,要么坏,俄罗斯文化有走极端化的倾向,所以整个国家的命运一直起伏动荡,否定一个人,否定一个制度,就把一切都否定了,就像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婴儿一起倒掉一样”。

      一位俄罗斯政治人物对我们说,他起初是非常支持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激进改革的,“当时以为我们就要进入天堂了,没想到后来我们进入了地狱”。中国崛起及其背后的中国模式引起了很多俄罗斯人对自己走过道路的反思。

      中国文化中,凡事讲个度,过犹不及,这确实是中国文化的大智慧。另外,中国人长于学习别人的长处,汲取别人的教训,这也是中国走向成功的关键所在。我跟俄罗斯朋友说,邓小平1926年在苏联留学,当时列宁已经去世,但列宁的“新经济政策”还没有结束,邓小平对于社会主义可以与市场机制并存有切身感受,他生前多次肯定列宁所做的这些探索,他在中国推动改革开放,也受到了列宁“新经济政策”的启发。俄罗斯朋友说,看来我们中国朋友对苏联历史的研究比我们还深刻,这也是他们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