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女兵自述:如何从文艺成长为中华神盾舰女军官

    2019-07-05 08:05:35更新1252人看过

      来源:当代海军

      “军媒新锐,原创阵地”

      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

      我愿做浪尖上的舞者

      王柯鳗在演讲中

      这是一双舞鞋,曾经我以为自己会穿着它一直旋转在舞蹈世界里。2006年,我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第一次感受到了民族舞的风情万种、芭蕾舞的高贵典雅。我渴望着有一天能站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然而,毕业时命运却将我推向了另一个舞台,一个深蓝的舞台——海军海口舰。

      刚报到就赶上海口舰要执行第十批护航任务,一想到要去半年多,从没出过海的我打起了退堂鼓。

      妈妈对我说:“白色的军装、蓝色的大海、威武的战舰,还能出国打海盗,这不是你一直向往的吗?”听了妈妈的鼓励,我决定踏上护航征途。

      可途中遭遇大风浪,每天吐完干的吐湿的,吐完咸的吐苦的。困难一波接一波袭来,我在心里暗暗地想:说好的纵横四海、诗与远方呢,难道每天吐到天昏地暗就是水兵的浪漫生活吗?

      刚开始舰上安排的任务也不重,就是让我们尽快熟悉舰艇生活,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给值夜班的战友送夜餐。

      那天已经是凌晨2点多,我走进柴油机舱,看到班长王东还在带着班员抢修装备。一旁的新兵对王东说:“班长,夜餐来了,你晚上都没吃饭,要不先吃点东西吧。”王东却头也没抬地回答:“没事的,坚持一会,马上就好了。”

      是啊,坚持一会马上就好,抢修装备是如此,人生成长何尝不是。对于军人来说,坚守奉献是常态,如果祖国和人民需要,哪怕是生死也要置之度外。

      后来王东告诉我,海口舰曾有一名副舰长叫李殿军,特别喜欢踢足球,总对战友们大声喊:“兄弟们往前压,我殿后!”喊的次数多了,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李殿后。

      2008年,海口舰奉命执行首批护航任务,李殿军第一个立下军令状,坚决请求执行任务。第一批护航没有任何经验可循,他硬是带着兄弟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拟制出了20多份方案预案。

      起航前,因为是首批护航,面对未知的风险,许多官兵给家里人留下遗书。李殿军给妻子这样写道:“嫁给军人不容易,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我不能陪你走完一生,希望你不要难过,再组织一个幸福的家庭……”

      连续航行124天后,海口舰胜利返航。可谁知一个月后,李殿军因过度劳累突然倒在战位上,送到医院检查,恶性肿瘤晚期!

      在顽强抗争了半个多月后,李殿军于剧痛之中永远闭上了眼睛,弥留之际还对战友们说:“可惜了,球场上不能给大家殿后了,我多希望能在战场上给大家殿一次后啊。”可世上再无李殿军,他的未竟之志和骨灰一起,洒在了南中国海上。

      从此我懂得了“使命”二字的份量。

      我深知,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是一场接力跑,而我们赶上了大发展的好时代。这些年来,我执行了远洋护航、中外联演、战备巡逻等重大任务,作为海口舰先进事迹报告团成员到全国各地作报告……

      而现在,我更想做一名浪尖上的舞者,在惊涛骇浪中历练成长、勇闯大洋,在困难挫折中披荆斩棘、劈波斩浪;在伟大征程中奉献青春、奋力拼搏,沿着党指引的航向坚定前行,在深蓝航道上书写新时代水兵的风采与荣光!